TXT电子书免费下载
  • 小说下载排行榜 电子书均为全本小说TXT格式,一次下载可看完结局.是最好的免费手机电子书下载网站!
经典完结电子书推荐:
乞力马扎罗的雪TXT全集下载

小说下载统计

  • 下载次数: 198
  • 上传信息: 用户上传

手机版

  • 扫描二维码可免费下载
  • 买卖网TXT全集下载手机版二维码
  • 手机网址:

收藏并分享给更多人

亲爱的用户:如果您觉得《乞力马扎罗的雪TXT全集下载》不错,请在您常去的论坛推荐一下,在您的博客写写对该电子书的感受,您的这些推荐对于作者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!
让我们一起把图书买卖网(www.maimais.cn)做得更好!

乞力马扎罗的雪作者:厄尼斯特·海明威 (Ernest Hemingway)

.

评星

已有0人评分

已有 人下载过本书,图书买卖网提供的《乞力马扎罗的雪》才是真正的已完结全集!
已有0人次对本书进行评分!已将txt全集打包成rar,压缩包大小25.7 KB,欢迎免费下载

内容简介

乞力马扎罗的雪 海明威短篇小说精选 诺贝尔、普利策双料得主海明威短篇小说精选集。
收录《乞力马扎罗的雪》《世界之都》《大双心河》《死亡博物志》《怀俄明葡萄酒》《蝴蝶和坦克》等16篇海明威经典短篇小说。《乞力马扎罗的雪》是他的著名短篇小说之一,蕴含着一种独特的人性力量。他的短篇成就非凡,独具视角,笔触尖锐而富有张力。本书是完美状态的海明威:精确、克制、神秘、忧伤,极好地诠释了极简文风、冰山理论,极具代表性。
海明威单脚站立写作,用简洁的文字表达丰富的思想,藏露有度,虚实结合,言有尽而意无穷,在有限篇幅中传递了蕴含无限的内涵。他开创的“冰山理论”和极简文风,深深影响了马尔克斯、塞林格等文学家的创作理念。

编辑推荐

1954年诺贝尔文学奖、1953年普利策文学奖双料得主海明威短篇小说精选
完美诠释极简文风、冰山理论
“迷惘的一代”标杆人物
深深影响马尔克斯、塞林格等文学家
译自The Complete Short Stories of Ernest Hemingway
(The Finca Vigia Edition, Scribner Paperback, 1998)
作者简介

作者
厄尼斯特·海明威(ErnestHemingway,1899-1961)
美国“迷惘的一代”标杆人物。他开创的“冰山理论”和极简文风,深深影响了马尔克斯、塞林格等文学家的创作理念。他站立写作,迫使自己保持紧张状态,用最简短的文字表达思想。巅峰之作《老人与海》先后获得1953年普利策奖和1954年诺贝尔文学奖。他是文坛硬汉,更是反法西斯斗士。二战中,他在加勒比海上搜索德国潜艇,并与妻子来到中国报道日本侵华战争。1961年7月12日,他用猎枪结束了自己传奇的一生。
经典作品:
1926年《太阳照常升起》
1929年《永别了,武器》
1936年《乞力马扎罗的雪》
1940年《丧钟为谁而鸣》
1952年《老人与海》
1964年《流动的盛宴》

译者
杨蔚
南京大学中文系。自由撰稿人、译者。
热爱旅行,“孤独星球(Lonely Planet)”特邀作者及译者。
已出版作品:《自卑与超越》《101中国美食之旅》《带孩子旅行》《史上最佳摄影指南》《广东》《东非》《法国》《墨西哥》等。
目录

乞力马扎罗的雪
世界之都
印第安人营地
革命党人
大双心河(Ⅰ)
大双心河(Ⅱ)
祖国对你说了什么?
阿尔卑斯山牧歌
向瑞士致敬
死亡博物志
怀俄明葡萄酒
两代父子
生意人归来
蝴蝶和坦克
岔路口感伤记
我猜,不管什么都能让你想起一些事
译后记
后记

写这篇译后记时,我心里其实是不确定的。若是说内容,小说原本就是完整的个体,读者怎么读,怎么理解,都是个人体验,哪里需要旁人来指手画脚;若是说翻译的经历,这幕后的工作,本来与小说无关,与原作者无关,又哪里应该摆到台前来。
但翻译海明威终究是一次特别的经验。而这经验,如果能稍稍有助于读者更多地理解作品与作者,便也算是有价值了。
提到海明威,许多人第一时间能想到的大抵不过是“硬汉”“老人与海”“战争”“文字精练”这样的标签。我原本也是。越是简练的文字越难译得传神,想要接近“信、达、雅”的文学翻译标杆,自然也就越发不易。海明威的作品恰恰属于这一类。为了尽可能不偏离作者的气质,不把他藏在“水下的八分之七”冰山给译丢了,要做的远远不是只读读小说原文这么简单。梳理生平,研究作品,考证各种细节背景……在这过程中,海明威这个“人”渐渐立体鲜活起来,不再是简单平面的一张张标签。就像交朋友一样,你会开始喜欢上他,会觉得仿佛能够渐渐触及其人、其文、其思、其虑。至于说海明威的文字很美,大概也不算陈词滥调了。
三年多前,我曾到过非洲,亲眼见过旱季里苍茫稀疏的大草原、树冠如盖的金合欢树、高耸的乞力马扎罗雪山、漫步的狮群、午睡的猎豹、矫健的瞪羚、蹲踞在树梢的秃鹫,也亲耳听过午夜帐篷外或雄壮或古怪的吼叫声。第一次读到《乞力马扎罗的雪》英文原著时,只寥寥几句话,就仿佛将我拉回到了那段草原上的夏日里。热乎乎的草叶气息、偶尔划破寂静的声响、炽烈阳光投射下来的模样、把头发都染成黄色的尘土,一下子全都回来了。等到再读到《大双心河》时,这才知道,海明威的文字不但能唤起回忆,更能凭空构筑起一个活生生的世界,河流、树林、平原,翠乌、蚱蜢、鳟鱼,纤毫毕现,如在眼前。
海明威是热爱自然的。他的文字简练、流畅、准确,却又细致入微,在描写自然时便格外美,格外有情。他何其有幸,老天给了他一杆可刚可柔、可传情可达意的妙笔;我何其有幸,能在扰攘的日子里遇见这样一份美好。
海明威讲起故事来明白晓畅,内里深意却含而不发,一派大家风范。可在翻译过程中,也会遇到些一时间吃不透的段落,细细探究下来,有时却让人不由得失笑——这位大作家,竟像孩子似的喜欢在故事里埋彩蛋,就连刻薄起来也是任性得很。
比如《死亡博物志》里对“人文主义者”的那段嘲讽,表达的原来是对《荒原》作者T。S。艾略特的不满。又比如在《向瑞士致敬》里明目张胆地点名,在《乞力马扎罗的雪》里借名朱利安(其实最初也是点名的,后来遭到当事人抗议才改掉了),无不是在挖苦好友司各特·菲兹杰拉德,当然,用他自己的话说,这是为了敦促好朋友写出“完美的作品”来。 如此,一不小心就从正襟危坐转向了名人“八卦”,透过这些“八卦”又顺畅地理解了作品,也算是工作中的小小乐趣了。
十六篇海明威,一一细读、翻译,对我个人来说,是享受,也是收获。只是好菜多进了一次厨房,当厨子的生恐无法将原装的色香味全然呈现,也只有尽己所能了。熄火起锅,装盘出餐,这道菜如今已是上了桌了。不尽如人意之处必定在所难免,唯有待方家指正。
杨蔚
2016年3月上海
文摘

he Snows of Kilimanjaro
乞力马扎罗的雪

乞力马扎罗是一座冰雪覆盖的山峰,海拔19, 710英尺,据说,是非洲最高峰。它的西峰在马赛语里被叫作“恩伽耶-恩伽伊”,神之居所。西峰顶附近有一具风干冰冻的花豹尸首。没人知道,花豹跑到这么高的地方来做什么。

“妙的是,一点儿都不疼。”他说,“这时候你就知道,麻烦了。”
“真的吗?”
“绝对。不过真是抱歉,这味道一定熏着你了。”
“别!别这么说!”
“瞧瞧它们,”他说,“到底是我这副模样,还是这股气味把它们招来的?”
行军床搁在金合欢树下,男人躺着,透过树影望向白晃晃的草原,那里蹲着三只惹人厌的大鸟,天上还有十几只在盘旋,投下一道道快速划过的影子。
“从卡车抛锚那天起它们就在了,”他说,“今天是头一次有停到地上的。一开始我还仔细观察过它们飞行的姿态,琢磨着,说不定有天能用在哪篇小说里。现在想想,真好笑。”
“真希望你不要这样。”她说。
“我不过说说罢了。”他说,“说说话时间就好过得多。但我不想惹你心烦。”
“你知道我不会烦的。”她说,“只是什么都做不了,我才这么焦虑。我觉得,也许我们应该尽量放轻松些,好等到飞机来。”
“或者是等到飞机再也不来。”
“拜托,告诉我,我能做些什么。一定有什么是我能够做的。”
“你可以把我这条腿卸了,说不定就能阻止它继续恶化,不过我很怀疑。要不也可以冲着我开一枪。如今你是个好枪手了。我教过你射击,不是吗?”
“求你了,别这么说。要不我给你读点儿什么?”
“读什么?”
“咱们包里随便哪本没读过的书。”
“我听不进去。”他说,“说说话最好过了。我们来吵架吧,打发打发时间。”
“我不吵架。我从来就不想吵架。咱们再也不要吵架了,好吗?不管多紧张都不吵了。说不定他们今天就会搭另一辆卡车回来。说不定飞机就快到了。”
“我不想动弹了,”男人说,“现在走已经没什么意思了,最多是能让你好过点儿。”
“你这是懦弱。”
“你就不能让一个男人死得舒服点儿吗?清清静静的?骂我有用吗?”
“你不会死的。”
“别傻了。我这就要死了。不信问问那些混蛋。”他看向那些讨厌的巨鸟,它们蹲在那里,翅膀耸起,把光秃秃的脑袋埋在里面。第四只落下来了,先是紧跑几步,接着就晃晃悠悠地踱近其他几只。
“每个营地周围都有。你只是从来没有留意过它们。只要不放弃,你就不会死。”
“你从哪儿看来的这些东西?真是个大傻瓜。”
“你可以想想别的什么人。”
“看在上帝的份上,”他说,“这正是我的老本行。”
他躺下来,沉默了一阵,隔着草原上蒸腾的热浪,望向灌木丛边。几只汤氏瞪羚现了一下身,看着就像是黄底上的小白点,更远处,他看见了一群斑马,条纹雪白,衬着背后灌木丛的绿。这是个挺舒服的营地,安在大树下,背靠山坡,有不错的水源,不远就是一个快要干涸的水塘,清早有沙鸡飞来飞去。
“不想要我读点儿什么吗?”她坐在行军床旁的一张帆布椅上,问道,“有点儿风了。”
“不,谢谢。”
“也许卡车就要到了。”
“我不在乎什么卡车。”
“我在乎。”
“你在乎的东西多了,都是些我不在乎的。”
“并没有那么多,哈里。”
“来杯酒怎么样?”
“这对你不好。《布莱克手册》里说了,什么酒也不能碰。你不应该喝酒。”
“莫洛!”他叫道。
“是的,老爷。”
“拿杯威士忌苏打来。”
“是的,老爷。”
“你不该喝酒。”她说,“我说的放弃就是指这个。书上说了,这对你不好。我知道,这对你没好处。”
“不。”他说,“这对我有好处。”
都结束了,他想。现在,他再也没有机会来完成它了。这就是结局,为一杯酒争吵着,就这么结束。自从右腿上生了坏疽,他就不觉得疼,也不觉得害怕了,能感觉到的,只有浓浓的倦意和愤怒,就这么完了。至于这临近的尾声,他完全不在意。多少年来这问题一直纠缠着他,不过现在已经毫无意义了。很奇怪,只要够疲倦,原来这么容易就能走到这一步。
那些积攒下来的,想留到更有把握时再写的东西,现在再也无法写下来了。也不用忍受写作的挫败了。也许你根本就不会把它们写出来,这就是为什么你要把它们扔在一边,迟迟不肯动笔。但现在,他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了。
“真希望我们没来这里。”女人说。她看着他,手里端着玻璃杯,咬着嘴唇,“在巴黎你绝不会遇到这种事。你总说你爱巴黎。我们应该留在巴黎,或者随便去哪里都好。到哪儿都行。我是说,只要你喜欢,我到哪儿都好。如果你想打猎,我们可以去匈牙利,那里很舒服。”
“你那些该死的钱。”他说。
“这不公平。”她说,“我的钱就是你的。我扔下一切,你想去哪儿就跟你去哪儿,你想做什么我就做什么。但我宁愿从没来过这里。”
“你说过你爱这里。”
“是,那是你没事的时候。但现在我恨这里。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出事。我们做了什么,这一切要发生在我们身上?”
“我猜,我在一开始刮伤时忘了给伤口上碘酒。后来也没管它,因为我从来没有感染过。再后来,情况变糟了,别的抗菌剂也用完了,大概是碳酸溶液效力不够,反而麻痹了毛细血管,于是就生坏疽了。”他看向她,“还有别的吗?”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“如果我们雇了个好机修工,而不是半吊子的基库尤司机,那他就会检查机油,绝不会把卡车的轴承给烧了。”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“如果你没有离开你那帮人,你那帮该死的旧西布雷、萨拉托加、棕榈滩的家伙,来和我待在一起--”
“嘿,我爱你。这不公平。我爱你。我一直爱你。难道你不爱我吗?”
“不。”男人说,“我可不这么想。我从没爱过你。”
“哈里,你在说什么呀?你昏头了。”
“不。我没什么头可昏。”
“别喝了。”她说,“亲爱的,求你别再喝了。我们一定要尽全力。”
“你尽吧。”他说,“我累了。”

此时,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座火车站,是卡拉加奇,他看见自己站着,背着背包,一道亮光划破黑暗,辛普朗号东方快车疾驰而来,那是撤退以后,他正要离开色雷斯。还有他攒下来想写的一个片段,那天早餐时,透过窗户,他看到保加利亚群山上的白雪,南森的秘书正向一位老人打听山上的究竟是不是雪,那老人看看窗外,说,不,那不是雪。离下雪还早着呢。秘书将这话告诉了其他姑娘:你们看,不是雪。不是雪,她们相互说,那不是雪,我们弄错了。但那就是雪,他却在安排居民交换时把她们送进了山里。那就是雪。那个冬天,她们艰难地跋涉,直到死去。

那一年的圣诞,高尔塔尔山也下了整周的雪。他们住在伐木工人的屋子里,半间屋子都被大大的方形瓷炉子给占满了,当那个双脚流血的逃兵穿过雪地闯来时,他们正睡在填着山毛榉叶子的床垫上。他说宪兵就在后面追来,他们给他穿上羊毛袜子,拖住宪兵东拉西扯,直到雪地上的脚印被盖住。

在施伦茨,圣诞那天,从魏因斯图贝葡萄酒馆看出去,雪亮得扎眼,你能看到每一个从教堂出来回家的人。河边道路滑溜,被雪橇磨得发黄,穿过长满松树的陡坡,他们就从那里上路,肩上扛着沉甸甸的滑雪板。在那个地方,他们自马德莱纳小屋上方的冰川呼啸而下,白雪像蛋糕上的糖霜一样柔滑,轻盈蓬松如粉,他还记得那种滑行,无声无息,快得像飞鸟俯冲。

那次,他们被暴风雪困在马德莱纳小屋,足足有一整个星期,成天都在打牌,马灯烟雾腾腾。越是输,伦特先生的赌注就下得越高。最后,他输了个底儿掉。什么都输光了,滑雪学校的经费,整个季度的收益,还有他自己的钱。到现在,他还能看见伦特先生的模样,长长的鼻子,抓起牌来,翻开,嘴里大叫着,“不看” 。那时候总是在赌博。没雪时,你赌,雪太大时,也赌。他想起这辈子所有那些花在赌博上的时间。

关于这些,他一行字都没写过。也没写过那个寒冷、明亮的圣诞节。群山在草原上投下阴影,巴克驾着飞机飞过边界,去轰炸撤离奥地利军官的火车,在他们四散奔逃时端起机枪扫射。他记得,后来巴克走进食堂,说起这事。食堂里一片寂静,然后,有人说:“你这狗娘养的杀人狂。”

跟后来和他一起滑雪的那些人一样,被杀死的也都是奥地利人。当然,不是同一批。和他滑了整年雪的汉斯曾在皇家猎兵服役,一起爬上锯木场上方的小山谷打野兔时,他们聊起过帕苏比奥之战,聊起过佩尔蒂卡拉和阿萨隆尼遭到的进攻,他没写过一个字。也没写过蒙特科罗纳,没写过塞特科穆尼,没写过阿尔谢罗。

他在福拉尔贝格和阿尔贝格待过几个冬天?是四个。接着,他记起那个卖狐狸的男人,那时他们刚刚走进布卢登茨,打算去买礼物,他记起上好樱桃酒里的樱桃核味道,记起在干燥的粉雪上飞驰,嘴里唱着“嗨!嚯!罗利说” ,滑过最后一段,冲下陡峭的山坡,笔直向前,转三个弯,穿过果园,跃过沟渠,踏上旅馆背后结冰的路面。掰开卡子,蹬掉雪板,把它们竖在旅馆木墙边,灯光从窗户里透出来,屋子里烟雾腾腾,新酒闻着很暖,他们正拉着手风琴。

展开全文

TXT全集下载地址

免费下载提示

一、如果TXT电子书文件过大,致使您的手机读取速度过慢或无法读取。请使用文件切割工具把该TXT全集切割成几个小的部分。 推荐使用:TXT文件切割器
二、如果您想获得TXT全集书籍的JAR,UMD,Epub格式的电子书,您可以下载E书精灵把TXT格式的电子书转换成您所需要的格式。
三、乞力马扎罗的雪经过WinRar压缩后后缀为.rar,压缩后使电子书体积更小,下载更快。下载后只要解压就可以看到全本txt版了。
四、图书买卖网所提供存储的小说电子书均为TXT格式,而且只提供好看的全集小说的TXT版本,买卖网提供的TXT全集小说才是真正的已完结全集完整版,欢迎您经常回来下载并且告诉您的朋友。
声明:《乞力马扎罗的雪》完结版下载由会员上传至本网站为其提供的存储空间,该作品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。如作者、出版社认为本书侵权,请点击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收到通知书后尽快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。

已完结